雪满衫

本命陆花~主要萌各种影视剧同人~

【陆花】小段子(二十六)非分之想

      严重ooc警告,不适者请尽快撤离……

   —————————————————————————
      “你为何没有非分之想?”
      当一个你认识了二十年的至交好友喝醉了酒红着眼睛问你这句话的时候你会有什么想法?
      陆小凤呆住了。
      他们是从小相识的挚友、是倾心相交的知己;他风  流潇洒,多情薄情,万花丛中过,而花满楼是寒山寺外的竹、鹤霜亭旁的木,清明得让人不忍亵渎,最重要的是,他们都是男人。哪一桩,哪一件,让陆小凤有机会生出非分之想?
      陆小凤张了张嘴,却欲言又止,他可以说出太多的原因,但是他无法开口,因为问心有愧。
      不可能也不应该生出的非分之想,它偏偏疯狂滋长:看到花满楼的脸他本该习以为常,却偏偏心动不已,想要一亲芳泽;看到花满楼的腰他本该无甚想法,却偏偏想要一把搂住;看到花满楼的腿他本该赞一句修长有力,却偏偏幻想起这双腿盘在自己腰间令人血脉喷张的场景;看到花满楼与女孩子亲近他本该为挚友开心,却偏偏嫉妒不已……
      陆小凤觉得自己疯了……他一方面因为对挚友见不得人的心思心生罪恶,一方面又为亵渎神明而生出快感,理智与情感相互拉扯,陆小凤选择了逃避,于是他去了塞北、去了南疆、去了大漠,去了很多没有花满楼的地方,所以,两人已经有近一年没有见面了。
      好不容易回了趟江南,他本想避开花满楼,但花满楼却邀他同饮新得的上好竹叶青,陆小凤向来是不会拒绝花满楼的任何要求的,更何况名为思念的缚网把他的心脏勒得生疼。于是,他到底还是赴了约。
      以往花满楼与陆小凤对饮时总是陆小凤喝得快,花满楼在旁边轻酌几口,这次却恰恰相反,花满楼一杯接一杯地将酒灌下去,陆小凤在一边有一口没一口地喝。他早已看出花满楼有心事,等着对方说出,却没想到等到这么惊天动地的一句。
      “花兄,你醉了。”半晌,陆小凤说。
      “小时候你都是唤我七童的……为什么长大了反而生疏了?”花满楼呢喃。
      于是陆小凤知道他是真的醉了,醒着的花满楼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
      “我等了你那么久,等你身边换了很多女人,都没等来你回头看我一眼……”花满楼说着又饮下一杯,“你风流、你多情,都是因为害怕寂寞、没有安全感,我可以给你,我都能给你……我在想,只要你没安定下来,我总是有机会的……可是你这一出去就是近一年没有回来,也不再像以前一样给我寄信寄礼物,我不知道你在哪,也不知道去哪找你……我开始害怕了……万一你再也不回来了,万一你又和哪个女人隐居一辈子不入江湖了,我该怎么办……所以你这次回来,我必须抓住机会,哪怕……哪怕只是我的痴心妄想,我总要试试的……我一直怕给你造成困扰,可我不甘心……对不起、对不起,我怎么这么自私……”
      陆小凤眼睁睁看着花满楼眼中那片盈盈的水光落下,心疼得快碎了。他起身走到花满楼面前,“我早就有非分之想了……很过分的非分之想,我怕控制不住把它实现才想躲着你的,对不起,害你伤心了这么久。”言毕,吻上那肖想已久的唇,逐渐加深这个吻,花满楼青涩的回吻使陆小凤更加痴狂,他干脆把花满楼的胳膊环上自己的脖子然后将人抱到桌子上唇舌纠缠。漫长的一吻结束后,两人皆是情动不已。陆小凤将花满楼打横抱起走向卧房,
      “七童,我是知道你的,你酒醒后不会忘了醉酒时发生的事情,所以,要牢牢记住我马上要对你做的事情,等你酒醒后一定要让我为此对你负责一辈子。”


      从花满楼问出那句话的时候就已经ooc了,然后我就在ooc的路上一路狂奔,根本拉不回来……脑壳疼……就假装是喝醉的人都比较感性比较啰嗦吧,我可能写了一个假的七童……(捂脸狂奔)
      还有,结尾就是酱紫,没有卡肉!

在微博上看到的……我突然有了想法……😂

【陆花】小段子(二十五)喜欢你,认真且怂,从一而终

      听说过陆小凤的人都会认为,从一而终这个词和他八竿子都打不着关系,毕竟他是个风流的浪子,既然风流,便不可能从一,既然是浪子,便不会有家,这个“终”也无从谈起。而陆小凤本人呢?他少不更事的时候相信过,像所有憧憬过爱情的少年一样;后来,他便不相信了;再后来,他又重新相信了。
      一个风流浪子难道会从一而终?自然不会。但倘若他不再是一个风流浪子了呢?倘若他遇到了那个唯一呢?倘若那个唯一给了他一个家呢?
      一定有人要问:“哪个女人有那么大的本事让陆小凤肯从一而终?”
      还真没有。因为那人啊,是个男的,而且也是江湖中的一个传奇。他七岁因一场大病而失明,从此再不见世界颜色,他却从未因此怨天尤人,反而比很多未有残疾的人活得更快乐,他的武功甚至与陆小凤不相上下,一招流云飞袖闻名江湖,至于听声辩位,那又是一个传奇了。他善良、温柔、热爱生命,是真正表里如一的君子,他与花有缘,养了满楼鲜花,因此他住的地方名为百花楼,而他的名字亦如此美好,他叫花满楼,他还有一个身份,江南首富花如令的幺子。
      不必为陆小凤喜欢上一个男人而诧异,你若是有幸见过花满楼,一定会理解。不仅仅是因他俊秀温润的样貌,更是因为他的气质,那种感觉,就好像整个世界都明亮了。
      当陆小凤在江湖闯荡多年,拥有过无数佳人却觉得过尽千帆皆不是后,不知哪时哪刻,他突然发现花满楼这个他认识了近二十年的好友身上有他一直在寻找却寻不到的安全感,那是浪子最渴望的,家的温暖,从此,坠入情网。
      单恋持续的时间并不长,陆小凤本不想让自己的感情给花满楼带来困扰,但爱意这种东西是藏不住的,即使闭上嘴巴,也会从眼睛里流出来,花满楼看不到,但是感受得到。
      在一起变得顺理成章,陆小凤身上又何尝没有花满楼渴望的,自由、潇洒、正义、坚韧……以及对自己的信任、尊重和温柔。他们的爱情没有那么多轰轰烈烈、跌宕起伏,却是最令人羡慕的幸福模样。
      心意被说开的那个傍晚,陆小凤拥住了刚刚成为自己恋人的花满楼,那一刻,他听到自己的心说:这辈子就是这个人了。
      爱情真的会让人变得幼稚,就比如陆小凤恨不得全天下人都知道自家爱人有多好,又害怕任何一个人觊觎他的宝贝七童。陷入爱情的男人占有欲是很强的,吃醋就不可避免,不过将心比心,陆小凤也怕花满楼不开心,赶紧和以前那些暧昧的红粉知己断了个一干二净。可惜,惹下过那么多情债的陆小凤哪那么容易躲过去,总还会遇到三两个旧情人,让陆小凤心中警铃大作,和那个女人说清后赶紧回来安抚花满楼。花满楼说不吃醋是假的,但是也不会太过在意,只是看陆小凤这副姿态觉得有趣,总会稍稍板一会脸再原谅他。只不过当他们这两个月已经遇到第五个陆小凤的旧情人的时候,花满楼终于真的生气了,让陆小凤去客房睡一个月。陆小凤不敢反抗,委屈巴巴地抱着花满楼的枕头去客房。“你拿的是我的枕头。”花满楼提醒他。“我知道。没有你的味道我睡不着。”陆小凤紧紧抱着枕头生怕别人抢走似的。花满楼扶额,“走吧走吧。”
      没有花满楼同意,陆小凤是真的不敢回去,怂得晚上想花满楼了只敢在门口偷偷看一眼。大早上排半个时辰去买花满楼喜欢吃的早餐回来也只敢让下人去告诉花满楼吃饭。不管是装可怜还是真可怜,反正花满楼很吃这招,很快就心软让他回来睡了。
       真正喜欢一个人真的是认真且怂的心情,认认真真地爱,也怕自己有任何一点点让对方不开心。陆小凤不禁自嘲,自己都快三十的人了,竟然像十几岁的毛头小子一样,可是一看到花满楼,他又雀跃得恨不得再年轻几岁。
      每一个清晨,一睁眼就看见最爱的人在怀中,陆小凤觉得世间最大的幸福不过如此了吧。喜欢你,认真且怂,从一而终。



      突如其来的脑洞😂,用好久不见的小段子系列来稍稍吸引一下你们的注意,花开大概要随缘了……

【陆花】花开时节动京城(七)

      父子两人又说了一会话,花满楼这才出来找陆小凤,陆小凤初来花府未敢随意走动,就等着不远处的一棵树下。花满楼带着他来到自己以前住的屋子,屋内干净整洁,布置得淡雅舒适,一看便知主人是一个高雅、热爱生活之人。不过陆小凤发现这房前屋后有很多花草,连屋内都有不少鲜花,不禁问起了花满楼:“你很喜欢花?”
      “是啊,这些花和后花园里的花以前都是我在打理。它们美丽、芬芳而生机勃勃,和它们在一起会感觉很幸福。”花满楼抚上一瓣杜鹃,温柔得像对待情人的唇。陆小凤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他竟然会嫉妒一朵花。
      花满楼摸到一盆花的时候忽然皱起了眉头,“这株寒兰怕是不行了。”
      陆小凤见那株花刚长出了骨朵却是干瘪的,叶子也有些枯黄,不禁佩服起花满楼的感官,“这花可是不好养?”
      “是的,寒兰不耐热不耐寒,本就是南方花种,生长在湿润、荫蔽的林下、溪谷中,我把它带来京城着实废了一番功夫才养活,如今不能时时照看它,下人也不熟悉它的习性,可惜了。”花满楼摩挲着寒兰的叶子,有些不忍。
      陆小凤看到他难过心都揪起来了,恨不得有什么法力能让花立刻活过来。“楼儿,你把花都搬到王府里养吧,王府后院地方大着呢,咱们的寝殿空间也够,你想养多少花都可以!在屋外再搭一些花架,可以把它们搬出去晒太阳!好不好?”
      “会不会太麻烦?”花满楼感动之余也有些担心。
      “不会不会!这有什么麻烦的?王府里人少冷清,有了这些花正好多些生气,后花园里那些东西我平时也不怎么管,有劳夫人一起打理了。”陆小凤发现了花满楼的一个爱好,赶紧殷勤地说。
      “如此,谢过殿下了。”
      花满楼脸上那一点欣喜被陆小凤看在眼里,觉得哪怕把整个豫王府变成花园都值了,趁花满楼不注意在他唇上轻啄了一口,被亲的人先是愣了一下,而后偏过头,到底没能藏住耳尖泛起的微红。色令智昏啊,陆小凤想,否则他怎么会满心满眼都只剩下眼前的人再无其他了呢?
      花家除花如令外,还有两人在朝中任职。花满楼的大哥花满宇官至京兆尹,同时还是太子少傅,算是太子一派的人,为避嫌已不太与花府来往。此外还有花满楼的三哥花满州任中书舍人,府邸里花府也近,平时常回来看望父亲与弟弟。今日花满楼第一次回来省亲,花满州当然要来。
      花如令正吩咐下人将午饭摆上来,就看见三子走进,“卑职拜见豫王殿下,给父亲请安。”
      “快免礼,今日本王陪王妃来花府本就是小辈来拜见长辈,舍人不必如此见外。”陆小凤倒是想随花满楼叫一声三哥,奈何又不敢太亲密,只以职位呼之。
      “谢殿下。”花满州闻言起身,观陆小凤此番言行举止便知他对七弟还算可以,没他想象中那么恶劣,但面对这个占了自己从小疼爱的七弟的男人还是不可能有什么好感,于是他转头看向了花满楼,见他并未消瘦、精神也很好,这才放下心来。
      “七童,你在豫王府住的可还好?有没有什么不习惯的?”要不是顾及着三皇子在场,花满州早扑到花满楼面前了。花如令妻妾不多,七子中,老大花满宇老二花满疆老三花满州及老七花满楼都是正妻所出,花满楼的母亲在生他之前身体就不好,生他时已年近四十,于身体上亏损甚大,在花满楼不到三岁时便气血耗尽,撒手人寰,那时花如令又职务繁忙,花满宇刚入朝堂、花满疆外出求学,照顾花满楼的任务便落到了花满州头上,所以他和花满楼的感情最是深厚,几乎是亦兄亦父,赐婚的圣旨下来时,他甚至想进宫请皇上收回成命,还是被花如令和花满楼拦住的。
      “三哥,我万事都好,殿下待我也很好,不要担心,你自己要保重身体,三哥身体好了,七童在王府才能安心啊。”花满楼知道自圣旨下达后三哥难受了很久,愁得寝不安眠食不下咽,憔悴了许多,让花满楼很愧疚。
      陆小凤在一边看到这场景也不舒服,亲情的温暖他拥有过但早已失去,因此分外珍惜,而今自己的存在造成了花满楼与花家分离的场面,陆小凤又于心何忍。
      “本王会待王妃很好的,你们放心。”
      豫王殿下表了态,花家父子也算略有安慰,有这一诺至少代表殿下将人放在心上,“如此,就谢过殿下了。”




【陆花】花开时节动京城(六)


      婚后第三日是新娘回家省亲之日,男妻也不例外。因为要去见岳父,陆小凤前一天晚上没敢再消耗自家夫人的精力,是以两人今日起了个大早,陆小凤紧张地捯饬了半天才在花满楼的半哄半拽下出了门,路上花满楼一度笑得失了公子分度,因为看起来天不怕地不怕的三皇子面临第一次见家长这种事情的时候,表现的像一个终于要去见公婆的丑媳妇。
      虽然以前在朝堂日日都能见到,但第一次以女婿的身份面对花如令,陆小凤真的有些慌。若是他不喜欢花满楼还好,无需考虑什么态度,不冷不热地走个过场也就行了,问题是他正努力追求人生幸福,可不能给岳父留下不好的印象,又不能表现得太殷勤,被皇上皇后知道了定会起疑心。唉,人生真是艰难啊!楼儿也不来安慰我,还笑!伤心……
      豫王府和花府离得不算远,不消三刻便到了,思儿心切的花尚书也是一早就让人等在门口,看见他们来了赶紧去报。进了正室,陆小凤和花如令按礼节相互行礼,陆小凤把在花满楼的建议下挑的礼品送给花如令,并奉了一盏茶,几人这才坐下。花如令对这个风流之名在外在朝堂上也并无建树的三皇子实在算不得有好感,更何况他还娶了自己的宝贝儿子,简直可恶。陆小凤因为各种原因也不能太殷勤,于是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幸而花满楼在一旁说话让气氛缓和了一点。见花如令一直望向花满楼,陆小凤找了个借口出去,留下空间给父子两人说体己话。
      陆小凤一走,花如令就起身拉住了花满楼的手,仔仔细细地打量,“楼儿啊,你这几日过得如何?那豫王殿下有没有给你气受?你在豫王府住得习惯么?有没有吃什么苦?”
      “爹,孩儿过得挺好的,殿下对我很好,豫王府也很好,刚住进去总会有些不习惯,慢慢就好了,您看看孩儿的样子,哪里像受苦了?”
      花如令看着自己这个从小吃了最多哭却最懂事的幺子不禁湿了眼眶,“楼儿,是爹对不起你,爹不该把你带到京城来,更不该答应这门亲事,你自小坎坷,爹不求别的,只想着以后你能一生平安幸福,谁知却把你推进了火坑……”
      “爹,您不要这么说,孩儿一直都觉得自己很幸福,这门亲事也不是您的错,圣旨不可违。既然这是孩儿的命,不管什么样孩儿都会好好过。何况殿下是真心待我好,他也有许多苦衷,若不是有圣上皇后看着,殿下也想孝顺您的。”
      “才几天啊,胳膊肘就朝外拐了?”花如令见儿子帮三皇子说话,半是不满半是打趣道。
      花满楼有些脸红,赶紧低下头,他这一低头,便叫花如令看见了衣领下一块斑驳的红痕,后者心里一惊,压低声音问:“楼儿,他碰过你了?”
      花满楼没想到父亲会突然问这个问题,亦是一惊,赶紧把衣领往上拉了拉,轻轻回了句“是”,而后脸更红了。
      花如令见他脸上只有羞怯却并无耻意,内心把陆小凤骂了无数回,这位风流多情的三皇子不知道给自家单纯的幺子灌了什么迷魂药,竟让他甘愿委身承幸,红颜遍京城也就算了,连男人都不放过!楼儿才嫁过去不到三天啊!两个以前素未谋面的男人啊!就有了肌肤之亲!这陆小凤简直是禽兽!禽兽!
      花满楼见父亲生气,连忙为陆小凤辩解:“殿下没有强迫,是孩儿想着既已成婚这事自然是常情。这几日相处,孩儿觉得殿下性格很好,也尊重我,孩儿在豫王府不收任何限制。而且殿下与我竟有几分意气相投,相处起来也轻松。孩儿想着,若是殿下真心待我,孩儿……孩儿愿与他余生共度。”
      花满楼言辞切切,花如令看出他竟已对豫王倾心,更加忧虑,“楼儿,你年少还未识情爱,别人稍微对你好一些便容易产生好感,可知情之一字拿起容易,放下却难,你又是个长情的人,千万不可一片痴心付了那豫王殿下。且不说他对你的喜爱可能只是一时起兴,即便是能长久,他作为皇嗣将来必定要纳妾生子,何况三皇子风流之名京城皆知,若是以后你与那些女人争宠,又情何以堪?”
      “父亲的话孩儿都明白的,孩儿自会有分寸。”花满楼如此说着,心下却一片酸涩,他哪里有什么选择权呢?自他嫁给豫王,此生便只能有这一人了,爱上了是痴心错付,不爱上是余生孤苦,无论如何都是难堪的。幸而他生性乐观,在哪里都能好好生活,若是换上旁人定会郁结心中。

————————————————————————

      很久没更新了,不知道大家还记得这个文不😂。本来就是一时起兴的脑洞想填上真的好难啊(我只想看他们洞房花烛˘•ω•˘ )……鬼知道我写了些什么……我尽量坚持,你们凑合看😅……

【陆花】花开时节动京城(五)(一大锅肉~)


      对不起我来晚了(╯3╰)~
      评论里直接上车吧!

      (直接写完就发上来了还没捉虫,有错误大家见谅一下๑>؂<๑)

双休日到啦~( ̄▽ ̄~)~争取这两天把《花开》的下章码出来~
是一大锅肉哦,期不期待!惊不惊喜!

【陆花】花开时节动京城(四)

      望舒楼的一餐两人都吃的很好,花满楼作为土生土长的江南人,口味果然是清淡偏甜的,而且陆小凤发现,他喜欢饮茶胜过喝酒,果然与他的气质很相符。不过花满楼表示,他酒量也还可以,偶有称心的酒也会贪饮几杯。
      “早知你酒量不错,昨日婚宴就应该让你多饮几杯,我去把昨天剩下的酒挑好的拿来,咱们今晚痛饮可好?”
      结婚第二天把“新娘”拉去喝酒的陆小凤怕是第一人,索性花满楼并不介意,他只自己醉酒后酒品尚可,于是答应下来。
      “听闻你们那边有人家生下女儿,便会在她出生那天埋下酒,待女儿出嫁时便拿出来摆宴,名曰女儿红,皆是十几年窖藏的好酒,只可惜你是男子,无缘尝一尝为你埋下的女儿红。”
      “虽没有女儿红,家父在我百日宴时为求我长命百岁倒也在后院埋下过百坛好酒,成年后方可打开,殿下若愿意,两年后可随我去苏州故里一尝。”既然来日可期,花满楼想,又何妨一诺。
      听到美酒陆小凤两眼都放光了,“那可是百坛二十年窖藏的好酒啊!可有竹叶青?”
      “自然有的。”
      爱酒如命尤其偏爱竹叶青的陆小凤此时恨不得把对面的人抱起来转几圈,只可惜酒楼包间空间不够,于是他起身在花满楼嘴上狠狠啄了一口,“楼儿给我的惊喜真的是越来越多!还有,以后私下里就别叫我殿下了,叫我一声‘凤凰’可好?”
      “殿下……礼不可废……唔”花满楼慌张地想拒绝,却又被堵住了嘴唇。陆小凤用吻封缄了爱人口中他不想听的话,一边想着,果然太快了还是不行,自家的小男妻一看也不是什么会一见钟情的性子,要让他一点点对自己心动才行啊……
      “你想叫什么就叫什么吧,但别一直对我用敬语啊,我也希望偶尔有人可以叫我的名字,自母后去后再也没人唤过我名了。”
      本来还兴高采烈的陆小凤突然有些落寞,花满楼才想起自己的夫君也不过只有二十一岁而已,元后去世后在万千宠爱下长大的孩子只身面对宫廷中的勾心斗角,在各派争夺皇位的皇子势力中明哲保身,他这些年过得想必没有传闻中的那么风流潇洒,只是做给旁人看而已。如今把脆弱的一面展示给自己,又何尝不是一种信任和依赖?而且他在自己面前从未自称“本王”,只说“我”。
      “殿下若不嫌弃,我会慢慢改的……”

      豫王府虽大,女眷却少,正王妃嫁过来之前,豫王并没有同其他到了年龄的皇子那样弄些侧妃侍妾美姬等在后院,一来陆小凤风流名声在外,若家里有了人毕竟还要挂念,在外就没那么自在,二来陆小凤不想被趁机塞进来几个别有用心的人,为其他人掣肘,因此花满楼不但是正妻,亦是三皇子唯一的爱人,花尚书也是因为三皇子后院空空,花满楼不会因为妻妾之争受委屈,才敢把自家幺子嫁过去。豫王府主子少,下人自然也不多,花满楼虽是大户人家的少爷,自眼盲后为求独立不愿麻烦下人,带来伺候的人便只有一个梳洗的丫鬟并两个小厮。于是陆小凤又找了几个伶俐懂事的丫鬟和小厮给花满楼,告诉他们待他只像待自己一样。
      这天夜晚,豫王府后院正殿的屋顶上,两人正推杯换盏,品酒赏月,正是陆花二人,就在不久前,陆小凤发现自己这位男妻居然会轻功而且实力不俗,暗想昨夜他说学武只是防身果然是自谦。
      “天上是不是一丝云都没有,月亮特别亮?”花满楼“望”着天问身边的人。
      “你怎么知道?”陆小凤诧异。
      “今夜无风,天气又干燥,想来天上无云,既然乌云,月当然是亮的。”花满楼说完默默喝下一口酒。
      “我都开始怀疑你是不是真的是个瞎子了,我看不出来你和普通人的差别。”
      “有不少人问过我这个问题,我想我只是比别的瞎子多用了一点心。”
      于是陆小凤开始想象小小的花满楼努力地辩识方向、努力地习武、努力地完成一切普通人自己能完成的事情……光是想想他就觉得那样的小花满楼真是让人又怜又爱,想捧在手心里护着。于是他便把花满楼抱住了,
      “以后我来当你的眼睛,把你看不见的都讲给你听。”
      时间好似突然静止了。静得花满楼能听见自己突然加速的心跳声。自失明后,他一直尽力让自己活的像一个独立的正常人,因此家人朋友尊重他的选择放他独立,连关心都小心翼翼;旁人对他好奇者有之,敬佩者有之,都把他当做正常人看待,他以前觉得很好,如今居然有人说愿意做他的眼睛,他才发现那个伤口一直在那里,只不过被自己一直紧紧捂着,假装忘记它的存在,直到已经疼得习惯了,现在忽然他的手被拿开,伤口被温柔舔舐,微微的麻痒取代了疼痛,舒适得他想落泪。
      他才十八岁,再如何成熟也未逃脱对感情最敏感的年龄,少年不识爱恨一生最心动,连花满楼自己也没有意识到,在陆小凤说出这句话以后,他对他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
深夜诈尸~( ̄▽ ̄~)~
顺便一提,因为我设定花满楼的年龄是18岁嘛,所以比起原著里的阅历还是少了不少,心思更加敏感纤细一点,成熟但又不完全成熟。而且作为一个盲人,不可能对自己的眼睛毫不在意。(好吧我就是在为自己的ooc找借口_(:з」∠)_)

悄摸摸地来诈个尸……
小鸡第一次看见花花的笑颜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 ̄▽ ̄~)~
这首歌敲好听的,词也敲棒的~推荐推荐!
(PS:下一次更文应该就是这几天了😂)

【陆花】花开时节动京城(三)

     
     
      短小的一章,大家不要介意😂

     
      两人在宁安殿等了约一盏茶的时间,成帝与皇后周氏便到了。因花父、花家大哥、三哥都在朝中任职,成帝对花家教养是信得过的,且与花尚书这样忠心又不站在任何皇子队伍的重臣联姻对皇室利远大于弊,这也是他没有反对让自己的儿子娶男妻的原因。如今观花家七子也是一表人才、气度非凡,行礼奉茶亦是从容有礼,一派大家风范,内心更是满意,立刻唤二人起身赐座。周氏选择花满楼的原因当然也是花家不站队不结党,身份低了配不上嫡出的三皇子皇上不会同意,身份合适的大臣又大多是某皇子一派的,无论支不支持鸰儿放在陆小凤身边都对自己无益有害,算来算去只有花家唯一未婚的七子合适。借花满楼断陆小凤争皇位的可能性,周氏本以为三皇子对这位男妻态度即使算不上恶劣也不会好到哪里去,但看现在这样子二人竟一派和谐,这令想给三皇子添堵的皇后有些失望,表明却仍是一副慈爱模样:“来人,把本宫准备的那些东西拿给王妃。”宫女闻声端上来两个小箱子,里面放了些头饰挂饰、文房四宝等,一看都价值不菲,“王妃是男子,本宫也不好送些胭脂首饰,准备的这些东西也不知王妃喜不喜欢。”这便是示好的意思了,既表明自己看中这个新王妃,让花满楼对她心生感激,又让陆小凤觉得花满楼可能是她这边的人,从而心生嫌隙。
      花满楼何等玲珑心思,很快猜透了这层关系,只说了一句“母后费心了,儿臣谢过母后”,不卑不亢地收下赏赐。
      周氏没想到自己居然碰了个软钉子,心里对花满楼生出些不满,转头对成帝说,“陛下,臣妾看这王妃虽是男子,却与豫王很相配呢,凤儿刚刚在王妃起身时还扶了一下,可见恩爱非常,臣妾也算是成就了一桩姻缘啊!”言下之意三皇子作为皇子娶了男妻不但没有不满反而表现得很乐意,也是城府颇深。
      陆小凤心中冷笑:让我娶楼儿的是你,看我们在一起不满意的也是你,不过还真应该感谢你把楼儿送到我身边。站起身对成帝说道:“禀父皇,儿臣与王妃虽相识不久,却已被其风姿人才所吸引,心慕之。”
      成帝自是相当满意,“好好好,见你们相处的好我就放心了。”一派父慈子孝。

      周氏回到椒房殿后伸手就把一盆花打翻在地,忿忿地说:“这花家七子真是不识好歹!那三皇子也是,在陛下面前装什么夫妻恩爱,我看他背后怎么为这事糟心!”
      与皇后那边截然相反,陆花这边从皇宫出来却是舒心不已,陆小凤想着刚才周氏吃瘪的样子都想对着天大笑三声,花满楼在他身后无奈地摇头微笑,“殿下倒是信任我。”陆小凤转身拉过他的手,“我虽不了解你,花尚书的品性我还是知道的,他能养出你大哥三哥那样的风骨,你定也不会差。而且你这样干净的人,怎会和周氏那种人同流合污?快到晌午了,走,我带你去吃城东的望舒楼,他家的龙井虾仁和西湖醋鱼是一绝!虽不是正经从西湖捞上来的鱼,但吃起来相差无几,想来你会喜欢。”
      还真是孩子心性,花满楼想,在这样的生活环境中长大,在游刃有余地应对一切的同时还能保持一份赤子之心,他的豫王殿下真的很好。
      “对了,我再给你配几个侍卫,平时我不在时你想出去了就让他们护你,你若是无聊想做些生意或者其他事情就去做,中馈之事都交给管家后厨他们,你就是豫王府另一位男主人。”陆小凤上车后对花满楼说。
      纵盛朝礼教并不十分严苛,女子平时迈出大门也是很难的,何况地位低于寻常正妻的男妻?他们一般都被夫家严格限制在家里,丈夫有心的还会去看一看,出身不高又遇人不淑的男妻甚至会被一生困在后院,孤独终老。而陆小凤是真正把他当一个平等的男人来看待,给了他完全的自由,说不感动是假的。
      花满楼以妻子之礼向陆小凤下拜,“殿下之心,花七感之念之,我不会委屈了自己,但中馈等是我分内之事,殿下若信任花七,交给我就可以。”
      豫王殿下震惊到忘记了扶起自己的王妃,“你竟对厨房之事有了解?”
      “在家乡因一些机缘我曾师从木道人学做素斋,自此对庖厨便有了些兴趣。”
      “木道人?可是那个素斋名扬天下的木道人?”陆小凤顿时亮了眼睛。
      花满楼不禁又勾起了嘴角,“正是。”
      “我早有耳闻,但一则江南路途遥远我不便多去,二则木道人定的规矩于我太费时间,故而未能一尝这素斋。没想到楼儿竟有此等手艺,为夫可有幸一尝?”
      “却之不恭。”
      花满楼仍保持着行礼的姿势未起,陆小凤便回以夫礼与他对拜,“有劳夫人日后打理王府上下。”
      “花七自当尽心尽力。”
      两人一抬头,脸便离得极近,居然听得到彼此的心跳声。
      “哈,哈哈哈……”两人几乎同时笑出了声,陆小凤将自家王妃一把扶起搂在怀里咬着牙跟他说,“你以后再跟我这么客套我就亲你。”